快捷搜索:  xxx

顾峥反倒是久久未曾得到冷霜的回应待他感到奇

他给冷霜打电话的时候,貌似还是晌午。
 
    而他原本的打算,是跟这位可亲可爱的大夫在床上谈一下人生和理想,再互相的检查一下身体,随后找一家温馨不贵的小馆子,犒劳一番自己被牛排薯条给蹂躏的胃之后,再回家美美的睡上一觉的啊。
 
    现在倒好,整个过程这算是反了过来了。
 
    他们俩这也算是先睡了一觉了?
 
    想明白了的顾峥,就嘿嘿的尴尬的笑了一声,缓缓的就将扣在对方脖颈和胸部的手给拿了下来。
 
    而对面的冷霜大夫,则是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泛着点好看的泪花,一把却将顾峥收回去的左手又给拽了回来。
 
    “几点了?若是太晚,咱们就接着睡,明儿个我还有早班,全当睡个囫囵个的觉了吧。”
 
    而那位的表盘被她攥在手中这么一瞧,指针儿将将刚指在六点的方向。
 
    也真亏的现在冬日的日头落得这么快,看着外边乌漆墨黑的,还以为是深更半夜了呢。
 
    “呦,才这会儿的工夫啊,得了,不睡了,今儿个睡觉的任务我也完成了,我回家得了啊。”
 
    说完这话,冷大夫竟是翻身坐了起来,抄起一旁枚红色的毛衣就往身上套。
 
    黑色的内衣,配上白皙的皮肤,再被娇艳的不像样的红这么一对比,无端的就增色了三分,瞬间就让手被撒开的顾峥‘咕噜’一下就咽了一口唾沫。
 
    “别那么着急啊,你说你一个大医生的,上了一晚上的班,多累啊,要不咱们再躺会儿?”
 
    “也帮我摸摸骨,检查检查,我觉得我出国这么长时间,都瘦了,我还这么年轻,若是就此有了亏损啥的,那多亏啊。”
 
    而那位已经将毛衫套的整整齐齐的冷霜,却是在听到了顾峥的这一番话之后,就笑的花枝乱颤了起来。
 
    “别逗了啊,我又不是中医大夫,还给你摸骨呢,就你那二两肉哪有骨头啊。”
 
    “成了,真不能睡了,再躺下去,骨头都散了。”
 
    这话刚说到这里,突然两个人的肚子却是咕噜噜的一阵作响,先替两个人把马上就要聊死的天给终结了。
 
    “我去,饿扁了,真的,我一天没吃没喝了。”
 
    所以说秀色可餐呢,对面一个大美妞在怀,顾峥连他那个可怜的胃,都顾不上了。
 
    此时的他也顾不得磨蹭了,拽起旁边的套头衫就跟冷霜一起穿戴了起来。
 
    等到这二位七手八脚的穿戴整齐了之后,这时间也只不过将将过去了五分钟。
 
    待到站在小院中的顾峥瞧瞧冷霜那一边忘记梳上去的大发卷,冷霜瞧瞧顾峥那张还带着毛巾印儿的脸之后,两个人就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成了,真是饿的人心里发慌。”
 
    “看在我这么努力陪睡的份儿上,今儿晚上还是你请。”
 
    “得嘞!”
 
    顾峥将车钥匙转了一圈,转手就将臂弯给擎了起来,让一旁松散开了头发的冷霜挎上,带着点小得意的就出院发动了汽车,直奔着宣武门的方向而去。
 
    从红门村出来,要去宣武门必经之路就是牛街。
 
    而在这个刚刚开始堵车,老饕们都出来觅食的时间段内,也是牛街最为繁忙的时刻。
 
    这个时候的车位,那是着实的难找。
 
    凭借着对这里的地形的熟悉程度,以及自己曾经走街串巷的过往,顾峥还真就给找到了一个无人注意的小角落,踏踏实实的将自己那辆不算小的越野给停下了。
 
    这让自诩也是超级食客的冷霜,可是惊讶坏了。
 
    两个人一边儿往今儿个的目的地走呢,一边就着这个位置讨论了一番。
 
    “这是24小时长期空置的地方?”
 
    “哪能啊?这是我一发小家的后院,他晚上下班的时候的固定停车位。”
 
    “平日间都是他带着我吃吃喝喝的,所以我就将这一片给记住了呗。”
 
    听了顾峥的解释,冷霜就更奇怪了。
 
    “我还以为你除了工作上的同事之外,就跟我一样没什么朋友了。”
 
    “没成想,你的人缘可是够好的啊,不但有一个如同忠犬一般替你看家护院的街坊,这还有一个急公近义的发小呢。”
 
    听到这里顾峥可得意了,他将下巴朝着上边一扬,咧嘴道:“那是,我是一个人糊弄着长大的,若是人缘再差了,那得把日子过成什么样子啊。”
 
    说完这番话之后,顾峥反倒是久久未曾得到冷霜的回应,待他感到奇怪转头看向那个牵着他的手走在身后的姑娘的时候,却发现这位冷心冷肺冷肠肝儿的姐姐,却是眼角隐隐的带上了几分的泪花。
 
    这是怎么了?
 
    而这位冷大夫此时却是一改人设,带着点泪眼婆娑的朝着顾峥就将手递了过来,翘着脚的一把就摸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你这自强不息的劲儿,让我都忘记了你是怎么长大的了。”
 
    “这些年过的不容易吧?”
 
    说完,冷大夫还顺着顾峥的额发往下摸了两下,那轻柔的劲儿,别提多诡异了。
 
 847 琉璃厂
 
    而顾峥则是一副早料到会如此的模样,暗自的翻了一个白眼,在一旁几只愤怒的单身狗的注视之下,一把就将冷霜就势拽入到了怀中,将她的肩膀这么一圈,架着对方就往洪记小吃店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年头,秀恩爱要分场合。
 
    他周围的这群人,在寒风瑟瑟的大街上,排着大长队的,就是为了买上一口吃的,那是要单身一辈子的节奏了。
 
    而他们两个人却偏偏的在白记年糕,洪记小吃,马家牛羊肉的店铺中间站着亲亲我我,这不是给整条街的群众们集体扎针吗?
 
    这缺德事儿,顾峥做不出来,更何况,他从不觉得自己一个人长大,一个人生活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除了孤独点儿,其他的还好。
 
    所以,在冷霜大夫看来,现在的顾峥是故作坚强的表现,却是让这位心软的跟个豆包一般的大夫,整个人都跟着温柔了几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