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直接大步迈了的李林对门就进院子之后只有一个

“额?”这一次改成李林有些惊讶了,没想到这黄巾军竟然回答的这么的干脆,李林纳闷的看着黄巾军,道:“你……咋这么容易就招了?我还以为你很有骨气呢?”
 
    谁知道那黄巾军一挺胸脯,很是不服气的说道:“哼!先生说了,只要是你问我,我就直接跟你说是他吩咐我来的!”
 
    “我去…………”李林很是无语的嘀咕一句,看来这就是贾诩都已经安排好的。
 
    李林咂咂嘴,无奈道:“好吧,快说,文和先生都吩咐你让我干啥了?”
 
    就看那黄巾军一听,忽然表情一边,先是出了隐隐的悲伤,缓缓的将头上包裹的黄巾摘了下来,犹豫了一下,再一看李林,缓缓道:“先生要见你…………”
 
    李林看着那人的样子,眉头一皱,道:“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何人?”
 
    就看那人一拱手,道:“某乃是原张绣部将胡车儿,如今是文和先生贴身护卫!”说着那人一抬头,正视李林。
 
    “哦?”李林一听胡车儿,有些耳熟,咂咂嘴,想了起来,胡车儿,不就是那个把典韦双铁戟偷走的那个吗?历史改变了,没想到还在这碰到这小子了,再一看胡车儿这面相,刚才带着黄头巾,现在黄头巾没了,气质明显不一样了,越看还越有一点眼熟,好似是见过,李林思索片刻,对是讲过,自己那次见贾诩的时候,坐在贾诩马车上的车夫,就是这小子啊,怪不得…………看来这小子的身份是没错了!
 
    李林立即问道:“不知道文和先生有什么要跟我说?”
 
    胡车儿对李林一拱手,道:“先生要与辽侯在这宜君城中一叙!”说着,指了指那黄色的土墙。
 
    “哦?”李林眉毛一挑,抬头看向了宜君,自顾自的问道:“文和先生就料定我会来,而且还会去见他了吧?”
 
    胡车儿当即点点头,道:“先生说了,只要我见到了辽侯,无需多言,直接将来意讲明,辽侯随即就会跟随某进城的!”
 
    “哈哈!”李林忽然爆笑了出来,吧胡车儿都给看愣了,一旁的几人也是已经,立即上来劝阻。
 
    卡夫罗直接骂了出来道:“我们头儿进城,靠!除非你们立即开城投降,我护送着头儿进去见你们的那个什么先生!”
 
    马休几人也是立即道:“主公,这…………还望主公顾忌自己安危,只要知道贾诩在城中变好,末将不出一个时辰,必然攻破城池!”
 
    胡车儿看着众人的样子,不削的一笑,没有说话,李林很是戏虐的看了一眼胡车儿,淡淡一笑,道:“呵呵!既然文和先生都已经算到我肯定会跟你走的,那就走着!”
 
    “多谢辽侯!”胡车儿拱手谢道。
 
    李林摆摆手,道:“不必谢我,估计我要是不去见文和先生,我以后肯定会后悔的!还是去见见吧,想必文和先生要是想害我也不会用这样的路数!”
 
    胡车儿转而说道:“这不是我在谢辽侯,而是文和先生在谢辽侯!”
 
    “那……林接下了!”李林对胡车儿拱拱手,心中对于贾诩更是有了高一层的认识。
 
    “主公!”
 
    “头儿!”
 
    众人都呼喊了一声,李林回头对众人道:“马休,马岱,令明,你们带领西凉铁骑继续追赶,去卑,卡夫罗,令红狮部包围宜君小城!”
 
    “诺!”众人看着李林的样子,知道李林是飞去不可了,只好答应一声,立即行动起来,而李林则是策马而出,看着胡车儿道:“好了!走吧!”
 
    “好!”胡车儿一点头,跟着李林缓缓的走了出来,到了宜君城下,到了弓箭手的射程之内,胡车儿晃了晃手里的的黄色头巾,随即一回头,道:“辽侯!进城吧!”
 
    “嗯!”李林点点头,根本毫无畏惧,这倒是让胡车儿有些佩服,缓缓往前走,这个时候只要是城头上任何一个弓箭手忽然射下来一支箭矢,李林就会立即毙命当场。
 
    “嗡……”宜君的城门缓缓打开,黑洞洞的城门里面是什么情形就连胡车儿都不知道,李林身后的众将士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卡夫罗立即吩咐身边的人道:“只要是一会城头上的人有什么异动,立即杀过去,保护好头儿,抢了城池!”
 
    一旁去卑立即道:“卡夫罗,不得妄动!头儿已经吩咐过来,放心,头儿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头儿是不会打无把握的仗的!”说完,去卑便紧紧的盯着李林侧立在马上的背影,卡夫罗咂咂嘴,只好作罢,虽然知道李林的性子,但是这样的情况,李林的安危可是关系到所有人,谁会不紧张?
 
    唯一不紧张,估计也就是在马上很是悠闲的缓缓前行的李林了,斜眼看了看胡车儿,这小子,是不是的偷偷的瞄自己一眼,李林很是好笑的回看过去,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为啥这么大胆子,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文和先生的要求?”
 
 第一百五十二章 宜君小叙
 
    胡车儿看着李林,微微一点头,李林一看这个胡车儿果然是一个憨厚之人,怪不得可以跟典韦称兄道弟,虽然最后摆了人家一道吧,但是典韦那样的人肯定是跟自己性格差距太远的不会太搭理的,正是像胡车儿这种人才回跟他谈得来,也是各为其主,不过有了李林的搅和之下,历史发生了微微的变动,典韦并没有死,而是在颍水河畔与赵云完成了震惊天下的一战…………
 
    李林淡淡一笑,道:“呵呵,我李元杰征战十几年,到了现在,说实话,已经没有任何事情是我会怕的了,更何况,文和先生乃是我十分尊敬之人,我与先生虽然是敌对双方,但未尝不是有些惺惺相惜之感啊,嘿嘿!文和先生可以算到我怎么办,我又何尝不是算到了文和先生不会害我呢?”
 
    听着李林很是轻松甚至是有些轻抚的话,胡车儿对于他他们这些脑子灵光的人的世界不是很了解,沉闷的哼了一声,也就不再说话,带着马上的李林缓缓的进了宜君小城。
 
    “嗡……”李林进去之后,城门缓缓的关上,去卑大吼道:“城上的人听着,要是我狼王有丝毫的损失,我定然带领我匈奴勇士踏平城池,杀的片甲不留!”去卑的话得到了城头上的守军沉默的回应,他们根本不在乎城下的匈奴人说的是什么,再说,这样的关头,在贾诩身边的当然也都是死忠之人了,哪里还会怕这些什么的…………
 
    缓缓的走了一会,胡车儿在一座很是平凡的房屋之前听了下来,对李林道:“文和先生就在这里。”
 
    “嗯!”李林点点头,飞身下马,直接大步迈了进去,门是关着的,李林对门就进,院子之后只有一个阳面的屋子,不用说,贾诩肯定就在屋内,李林站在门外,对着拱手一拜,很是恭敬的说道:“文和先生,林来了!”
 
    “咳咳咳…………”屋内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李林在那里静静的等着,屋内的贾诩缓了一口气,缓缓道:“辽侯!请进吧!”
 
    “多谢!”李林说了一声,迈着小步子推开门,进了屋子,而胡车儿则是跟在李林的身后。
 
    李林进了物质后,就看到屋内的陈设很是简单,点着一座火炉,让屋子暖和一些,榻上,一个脸色苍白的老人坐在那里,很虚弱的外表下依旧是掩饰不住这个人强大的气势,面对李林这样三十郎当岁的人照样不落下风,此人正是当时顶尖的谋士贾诩无疑了。
 
    李林再一次端正的对着贾诩拱手一拜,道:“拜见文和先生!”
 
    贾诩咳嗽了两声,虚弱的说道:“辽侯啊!饶恕老夫兵种之体,无法给辽侯起身相拜了!”
 
    李林赶紧很有礼貌的说道:“先生乃是长辈,不必多礼,林这一拜乃是应该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