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人一声黄巾军的标匪气不是黄巾军也必然是一

 
    “嘿!真是他妈没力气了!”马超忽然有些哭笑的说了说了一句,好似是无奈,还有些悲哀,自己竟然没有打过这个怪物,身上的疼痛已经让马超的半个身子赶到麻木,看着已经猛攻而来的张白骑,虽然速度远远不如刚才,但是马超也是同样,已经没有力气躲开这一击,看着张白骑那沙包大的拳头,马超甚至想到了自己的脑袋被这个拳头给打爆的场景。
 
    “哈!”用尽浑身的力气,马超哀嚎一声举起了手里半截的钢刀,身子根本没动,但是张白骑的身体却是已经扑了过来。
 
    “噗!”钢刀深深的扎进了张白骑的心口,但是张白骑就好似无视这些一般,继续向前,纵然钢刀越扎越深,但是张白骑一样的奋力挥出了自己的拳头,想马超的脑袋打去。
 
    马超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自己这一刀够要了张白骑的命了,越吉死了,张白骑死了,还有一个贾诩,有主公在,他肯定会将贾诩给杀了,自己的父仇,就算是报了,虽然还有一个刘和,但是只要有主公在,他有怎么会放过刘和呢?刘和早晚要死!父亲,各位叔叔伯伯,弟弟!众位西凉军的兄弟们,我马孟没有辜负你们的厚望,我给你们报仇了!父亲,孩儿这就来见你!各位兄弟,我这就来见你,马休,马岱,令明,你们要好好的追随主公,定然会飞黄腾达!”
 
    就在那一瞬间,马超想了好多,在心中已经将自己的遗言给交代了,只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只感觉那凛冽的拳风带着血腥味和煞气距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自己都好像感受到了那拳头的巨大冲击力,估计张白骑的那一拳不会让自己的死的太痛苦…………
 
    “啊!”忽然一声惨叫传来,马超眉头紧皱一下,立即睁开了眼睛,一看一支细长的寒刃从自己的侧脸伸了过来,都有些划破了马超的脸颊,直接刺进了张白骑打来的拳头。
 
    而后狭长的寒刃速度不减,顺时针一转,立即将已经被寒刃刺进去的胳膊里的肉卷成了肉馅,随即从张白骑的胳膊里面直接破开飞了出来。
 
    “林刀!”那一瞬间的寒光就已经让马超判断出来了这是个什么兵器,这就是自己生的机会,张白骑被林刀这样的方法此刀,辉向马超的拳头还有什么威力,张白骑还下意识的往回缩了一下,拳头已经没力气,马超一咬牙,吃下了这剂拳头,插在张白骑心口的钢刀本已经松开,在重拳打在自己脸上的一瞬间,马超用自己所有的力气抓紧了钢刀的刀柄。
 
    “噗!”
 
    “噗!”
 
    两声城门的声音响起,一声是张白骑的拳头打在了马超脸上的声音,而另一声则是马超钢刀从张白骑的身体破体而出的声音。
 
    张白骑一拳打在马超的脸上,马超已经麻木了一半的身体一下子被击飞,连带着,马超紧握着的钢刀也是跟着动了,本来插进了张白骑的心口,这样一来,直接在张白骑的心口上斜着破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而后边被马超抽了出去。
 
    “额!”张白骑还想怒吼一声,但是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力气在吼出来了,甚至晃了晃,张白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口,眼神好似是那么的迷茫和无知,就好似一个小孩似看到了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件新鲜事物一样。
 
    “啪!啪!”几声城中的脚步朝着张白骑迈进,夹杂着磅礴的杀气到了张白骑的阵前。
 
    听到了声响,张白骑抬起头,看到了是满是鲜血和碎肉的黑色盔甲,张白骑微微的一瞪眼,还想要挥舞起自己的拳头,但是身体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晃了两下,竟然没有办法动。
 
    “唰!”一阵寒芒闪过,对面的黑甲毫不留情的挥舞起手中已经满是伤痕的林刀,看在了张白骑的脖颈上,张白骑已经毫无反抗的反应。
 
    寒芒闪光,黑甲人将张白骑的头颅拿了起来。
 
    “砰!”一声沉重的声音,无头的尸体向后倒了下去…………
 
    张白骑死了,这个继承了大贤良师的人就这样惨死了,死前没有任何的遗言,甚至没有任何的反应,最后,他那茫然的眼神就仿佛在诉说这他则会短暂而悲惨的一生,可悲之人必有可爱之处…………
 
    倒在地上,捂着自己胸口的马超看到了张白骑的脑袋被缓缓的举了起来,嘴角露出了悲惨的笑容,张白骑死了,自己活下来了,自己的仇人死了,马超应该大笑出来,但是马超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就笑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还不如刚才一拳被张白骑打死,与他同归于尽了,自己你妈遗言都想好了…………
 
    “嘎吱!”一声脆响,就看救了马超看了张白骑的那个黑甲人缓缓的将自己满是鲜血的黑色面具摘了下来,马超一看,立即眼睛圆瞪。
 
    “侯宇!”马超很是不甘的嘀咕了一声,不错,从马超背后忽然杀出来救了他一命的正是侯宇,马超摸了摸被侯宇的林刀划伤的脸颊,很是不爽的看着侯宇,虽然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马超本来就很是不待见他,更是想跟他一决高下,但是那样的情形下,自己竟然还被这个人救了一命,马超心说,“还不如不让你救呢!”
 
    侯宇将张白骑的头颅高举,并不是想说什么你方主将已死的话,面对着根本没有理智的黄巾力士,说这样的话又怎么有用,将张白骑的脑袋居高,侯宇缓缓的抬起头,看和张白骑。
 
    “呵呵……哈哈…………”侯宇竟然冷笑了出来,侯宇竟然小了,从来没有任何感情,看到任何人都是一把表情的侯宇,竟然笑了出来,先是冷笑,而后小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慎人,在一旁看着的马超竟然都感到了恐惧…………
 
    “走吧!继续追击!”在外围的李林在那里看着阵中举着张白骑的脑袋狞笑的侯宇忽然说了一句…………
 
 第一百五十一章 贾诩邀请
 
    “主公!”飞奔之中的李林接到了有一道传令兵的情报。
 
    “贾诩已经就在前面的小城之中,我方人马已经将此城包围!”
 
    听了传令兵的话,李林眼珠子乱转,这是什么情况,张白骑带着几百人拦路,而后这贾诩不赶紧带着人跑,竟然还在一座小城之中休息,这是都不想活了还是怎么着,张白骑的脑袋可是明晃晃的被侯宇举了起来,不会有假,难道自己看到的还是张白骑的明星脸?怎么可能!但是这贾诩竟然有在这小城之中不走,按照自己跑错路的速度来算,只要贾诩一路飞奔,这个时辰进了冯诩应该是没问题的。
 
    “快走!”不管是怎么个意思,都是要看看的,说不定还会有个彩蛋啥的。
 
    人马立即飞奔而走,渐渐的一座用黄土堆积而起的小城显露在了李林众人的眼前,宜君。
 
    李林喃喃的念了一声小城的名字,这个压根就没听过的小城,如今却成了几万大军的聚集地,这样的城池,李林很有自信,要是自己的投石机过来,议论的抛射这城墙就垮塌了,都不用太费劲,几乎一根烟的功夫就能给拿了下来,贾诩竟然躲进了这样的城池,想要自保吗?那他是脑子坏掉了!
 
    马岱和马休,庞德几人策马到了李林的面前,拱手道:“主公!”
 
    “嗯!”李林点点头,率先说道:“你大哥没事,那边已经没问题了!”
 
    “呼!”几个人都送了一口气,对于黄巾力士的厉害马岱是见识过的,要不是马超下了命令,马岱几人肯定会跟着马超一同对战张白骑,但是军令如山,大敌当前,不由得他们,只要追赶到了这宜君小城。
 
    随即李林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小黄土墙,疑惑道:“你们是怎么确定贾诩进了这个小城的?”
 
    马休立即拱手道:“禀告主公,我们已经排除大量的探马,并且仔细勘察,而且还抓到了一个敌军的舌头!是他告诉我们,贾诩因为病重,所以赶不上前方的大军,落在了最后,仅有千余人护卫,孙观和彭脱已经带领其他大军进入了冯诩!而这贾诩已经退如了宜君小城修养!”
 
    “舌头!”李林一听,眉头一皱,随即摇摇头,轻笑的说道:“就凭这贾诩的谨慎,怎么可能会留个舌头给我!”
 
    马休一回头,道:“带上来!”
 
    “诺!”士兵答应一声,立即带着一个头上裹着黄巾的汉子走了过来,汉子还很是不乐意的被两个士兵推搡。
 
    李林大眼一看,这人一声黄巾军的标配,在看那一脸的匪气,不是黄巾军也必然是一个土匪出身的货,估计不是假冒的,立即问道:“说罢!你是哪部分的?”李林说完这句话怎么觉得自己有点问的像翻译官呢?
 
    那黄巾军眼睛一瞪,很是硬气,一拍胸脯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去去!”李林一挥手里的马鞭,没好气道:“我这跟你江湖报号那?快说,不说死!”说着眼睛杀气一闪,一旁的庞德立即反应过来,“唰!”的一声钢刀出鞘架在了那黄巾军的脖子上。
 
    “额?”那黄巾军有些崩溃了,第一次见到还有人这么问话的,自己刚刚说了半句话,立即就刀架脖子上了,作势就要砍死自己,黄巾军有些无语,咂咂嘴,缓缓道:“我是黄巾军张旺将军的部下!”
 
    “张旺?”李林很是嫌弃的看着那人,道:“没听过!哪的啊?”
 
    黄巾军很是无语的看着李林,心说,这小子,么比土匪还土匪,有些很是不爽道:“哼!我没有追上大部队,掉队了!不然你们怎么会抓住我!”
 
    “放屁!”李林立即骂了一句,手中马鞭一指那黄巾军,没好气道:“就你!掉队?你也不看看你那个体格子,跟个牛犊子似的,你能掉队,你骗谁嗯?说!是不是贾诩故意派你过来,让你跟我说他在这城里!”说着,李林指了指眼前的宜君小城。
 
    “是!”黄巾军很干脆的回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